本网特稿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本网特稿 >

“枫桥经验”由地方“盆景”变全国“风景”

时间:  2018-11-14 13:26
从前一枝独秀如今满园春色
 
“枫桥经验”由地方“盆景”变全国“风景”
 
从地方精致的“盆景”上升为全国精彩的“风景”,从乡村“枫桥经验”衍生出城镇社区“枫桥经验”、海上“枫桥经验”、网上“枫桥经验”等集群,从社会治安领域扩展到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等领域……
 
11月12日在浙江绍兴召开的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“枫桥经验”55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发展“枫桥经验”15周年大会,用“满园春色的新局面”来形容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。
 
会上,北京、上海、安徽、福建、四川等地代表作了交流发言,各地结合实际坚持发展“枫桥经验”,为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注入新的内涵和动力。
 
“互联网+”社会治理新模式
 
智能化是社会治理迈向现代化的鲜明标志,也是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创新发展的基本方向。近年来,各地在继承发扬“枫桥经验”传统做法的基础上,强化联动融合、开放共治、数据驱动,积极探索“互联网+”社会治理新模式。
 
智能化,推动精准防控打击违法犯罪。
 
大数据、云计算、轨迹追踪……北京运用科技手段关注群体聚集动向、活动轨迹等信息,与后台大数据进行自动碰撞、智能比对,提前预警防范,成功预警应对了“善心汇”等群体性事件,防范打击了多起违法犯罪活动。
 
同时,北京探索建立小区智能安防体系,推广安装“智慧门禁”、消防感知等设备,与“雪亮工程”建设有机融合,充分运用大数据分析预警,目前已完成300个数字化社区安全服务中心建设,小区发案量大幅下降。
 
智能化,推动高效便捷服务人民群众。
 
福建开通全省统一的“E治理”总线,打造数据融合“快车道”、群众诉求“直通车”。龙岩市以“E龙岩”为媒介打破信息壁垒,汇集179个部门数据,271个审批事项群众用手机上网就能办理,实现了从“政府端菜”到“市民点菜”的转变。
 
让数据多跑路,群众少跑腿。北京推出“网上北京市公安局”“12348北京法网”,建立法律援助、公证鉴定等多平台公共法律服务体系,为群众提供优质便捷的司法服务。
 
智能化,也为政法机关执法办案带来了便利,提升了执法办案质效,维护了当事人合法权益。
 
上海等地加强基层智慧法院、智慧检务、智慧公安、智慧司法建设,打造政法机关一体化网上办案“高速公路”,完善智能辅助办案系统,推进基层执法司法工作现代化。
 
力量下沉筑牢和谐稳定根基
 
“枫桥经验”发端于基层,抓基层、打基础是其永恒的主题。近年来,各地从基层最小单元、最小细胞抓起,完善重心下移、力量下沉、保障下倾的工作机制,提升了基层就地化解矛盾、防范风险、服务群众的能力,筑牢了社会和谐稳定的根基。
 
综治中心是加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支撑性工程。安徽在县乡村三级综治中心全部建成的基础上,充分整合资源,通过相关单位派人驻点、依托综治信息化和综治视联网实行网上联通等多种形式,实现一体化运作、实体化运行。
 
同时,综治中心有效整合群防群治组织、平安志愿者、基层维稳应急救援队伍等力量,围绕群众反映强烈的“盗抢骗”“交通秩序混乱”等突出问题,持续加大巡逻防范和排查整治力度,推动安徽刑事立案数连续3年下降,群众安全感连续6年提升。
 
此次会议提出,要在全国东、中、西部选择一批城市,开展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,创造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经验。
 
这方面,上海先行先试,走在前列。上海积极推进超大城市的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探索,全面谋划“有温度城市”的治理方案,实现社会更和谐、城市更安全。2017年,上海每10万人发生命案0.47起,是全国命案发案率最低的地区之一。
 
市域社会治理,街道是关键。上海积极推进街道职能转变,全市所有街道取消招商引资职能,主要力量投入社会治理和民生服务。深入推进执法体制改革,推动城管执法、房管、绿化市容等力量下沉至街镇,赋予街镇对这些队伍的管理权、指挥权、考核权。
 
此外,上海进一步做强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、文化活动中心、网格化综合管理中心等“六个中心”,实现公共服务窗口化、平台化,有效提升了服务群众的能力和水平。
 
矛盾纠纷及时高效源头化解
 
防范化解各类矛盾风险,是“枫桥经验”的本源意义,也是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的基本任务。近年来,各地积极建设覆盖城乡的行业性、专业性调解组织,完善多元纠纷解决体系,推动矛盾纠纷及时、高效、源头化解。
 
今年以来,四川全省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数在去年下降21.2%的基础上再下降12.8%,全省法院民事案件新收增幅同比下降11.3%。
 
这得益于四川走出了一条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新路子。
 
据介绍,四川在建立实体化的市、县、乡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协调中心和村(社区)调解室的基础上,坚持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基层矛盾纠纷预防化解,创新开展“诉源治理”工作,在社区建立市民学校、配备法治指导员,提升市民的法治意识和法律素养。
 
实践中,一些征地拆迁等大型项目的上马,往往带来大量矛盾纠纷,甚至群体访。四川创新成立由征地拆迁部门、律师、调解员等多方力量参与的项目调解室,近年来排查化解涉项目建设矛盾纠纷10万多件,既有力保障和促进了经济健康发展,又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。
 
据统计,党的十八大以来,四川排查化解矛盾纠纷3989万件、成功率98.6%,群体性事件呈逐年下降趋势,刑事警情大幅下降。
 
福建的海岸线长度位居全国第二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,涉海涉渔涉边矛盾纠纷多发。
 
针对这一情况,福建宁德、泉州等地整合公安、海事、海警、海洋渔业等涉海部门资源力量,陆海联手、联调联处,变固定服务为移动作业,变“海上浮城”为平安社区,打通服务滨海群众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构建矛盾纠纷“不上岸”的“海上枫桥”体系。
 
安徽在综治中心引入各类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,整合两代表一委员、律师等第三方调解资源,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新体系,有效将矛盾化解在基层、消除在萌芽状态,从源头上减少了信访问题。去年,安徽信访工作考核位居全国第一。(周斌)
 
 
来源:法制日报
(责任编辑:曹红娟)